全红婵回来了 连她都被“卷”怕了

全红婵回来了 连她都被“卷”怕了
全红婵也被卷怕了。  中国跳水队新一期测试赛在前天结束,全红婵伤愈复出,首次亮相赛场。  此前的伤病并未影响全红婵的水平发挥,在女子10米台单人和双人比赛中,她都有杰出表现,尤其是单人10米台,她跳出450.15分拿下第一,比二、三名高出25分之多,可谓遥遥领先。  不过赛后采访,全红婵的目光盯在了自己的不足上:“前面三个动作……呃……还可以的,就后面……就有点放松(笑),没跳好,以后再提升提升吧!”  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,恐怕并不只是谦虚,因为对跳水队的“内卷”,全红婵是心里有数的。  此前接受央视采访时,全红婵、张家齐、陈芋汐都提到了一个词:“卷”。  全红婵:“太卷啦!一个比一个卷!”  张家齐:“中国跳水队一直很卷嘛,我的妈呀!大家都跳得贼好,天呐。”  这个“卷”,用此次测试赛女子单人10米台的成绩就可以说明。全红婵450.15分遥遥领先,张家齐(425.25)和陈芋汐(424.30)的成绩也都在420分以上。  这是什么概念?  全红婵在东京奥运上夺金的世界纪录是466.2分,银牌陈芋汐是425.4分,而国外选手能跳到370分左右,就能争铜牌了(东京奥运澳洲铜牌得主得分是371.40),但这个标准离中国跳水队的达标线(390分)还差的远。  用张家齐的话说:“现在不跳到400分以上,都不好意思上领奖台。”  在4月初的测试赛中,陈芋汐跳出404.7分在女子十米台夺冠,但新一期测试赛,她跳出了424.3分,却只排在队内第三。  这就是“卷”,太卷了。  世界上跳水跳得最好的人,都集中在一个队里,你稍有懈怠,就可能被队友取代。  女子10米台双人配对上,这种“卷”体现得淋漓尽致。  东京奥运冠军搭档陈芋汐/张家齐,这次测试赛被拆对,全红婵顶替了张家齐,新组合获得349.74分的总分,超过340分的达标线近10分。  可以说,中国跳水队人才济济,单人赛的人选、双人赛的配对,都处在一种动态调整状态中,一切只为求得最优解。  在竞争如此激烈的环境中,没有谁可以高枕无忧,稍有不慎,就可能跌跤。比如此次测试赛,去年全运会冠军陈艺文在女子单人3米板中出现失误,305B只得了63分,总成绩371.55分,并未够到375分的达标线。  全红婵本人也清楚,这种“卷”意味着什么,哪怕是对她这样的天才来说,也时刻放松不得。  看了此次测试赛的人都注意到,15岁的全红婵明显长高了,身形也变大了,女选手必须面临的发育关,已摆在她面前。  对此,全红婵的回答是:“我自己不吃零食,把体重控制好,保持水平,不被淘汰!”  全红婵也会担心被淘汰吗?她袒露心声:“肯定担心被淘汰啊。”  东京奥运的辉煌成为了过去,巴黎奥运周期已经启动,距离2024年还有两年。  两年虽短,却仍存在变数。  跳水苗子一茬接一茬,永远会有更新的人冒出来,历史上中国蝉联女子10米台奥运金牌的只有两人:伏明霞(1992单人/1996单人)和陈若琳(2008单人+双人/2012单人+双人/2016双人)。到巴黎奥运时全红婵17岁,江山易打不易守,会不会有更多的红婵们涌现,没人能够预料。  15岁时在里约奥运女子单人10米台夺金的任茜,在进入青春发育期后,成绩出现下滑,逐渐被队友取代,甚至没能获得东京奥运参赛资格。今年15岁的全红婵也将开始进入这个身体周期,面临新的挑战。  去年全红婵大红大紫之时,跳水名将高敏曾表达过一个担心:“她马上开始长身体了,身高体重都会长,这个阶段对女选手来说特别难,发育期和技术力量交替的过程,加上心理,小姑娘就像走钢丝一样。”  出于帮助全红婵迎接这种挑战的考虑,跳水队安排的陈若琳出任她的主管教练。  陈若琳参加过三届奥运会,蝉联过十米台单人金牌,她对于如何跨越这个周期、克服发育期的困难,是有着充分经验的。显然,这样的师徒组合,传帮带的意味浓厚,用全红婵前任教练何威仪的话说:“全红婵今后将要遇到的问题,陈若琳都经历过,而且克服的很好。”  此次测试赛,全红婵的表现让人放心,周继红看到了她背后的成长:“经历了很多之后,人长大了,还能去要求自己,她在走向成熟。”  即便是像全红婵这样优秀的天才,在跳水队的“内卷”环境之下,也要时刻保持警醒,严格要求自己,为“不被淘汰”而努力。  这种让全红婵都感到担心的“卷”,大概就是中国跳水保持在巅峰长盛不衰的一字诀吧。  (二头)

Author: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